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RFC: Request For Comments

Warning: 以下为本人意识流形态的无病呻吟,无任何有营养的内容,不喜勿入。欢迎爱好八卦者进来。

本来这个Blog我是不想写很私人化的东西的,因为Blog并不是简单的日记,每当想到有几百的订阅者,虽然并不算多,但也就实在不忍让自己随手抽疯出来的东西污染大家眼球。但是这次我决定破例,因为我最近有点迷茫,希望得到各位的鼓励和指点,当然,最重要的是批评。我知道尽管我算不上优秀,但至少也还不是一无是处,这一点自信我还是有的,所以我现在最需要知道的是自己什么地方有不足。

事件的起因涉及他人隐私,我在此不详述,总之结果就是,因为偶尔得知的一些情况,在这段感情上我最后想留的一点希望完全被毁灭。自从去年冬天就养成了郁闷了就去操场跑圈的毛病,昨天晚上我在操场跑了不知道多少圈,然后不知道怎么晃晃悠悠出了北门,然后忽然发现已经在红旗路上了。回来的路上一个装扮诡异的大叔很好奇地凑近我,被我一个白眼瞪回去了。我想大概我的装扮在别人眼里也好不到哪去,冷风中一件单薄外套,帽子直接遮住眼睛,低头走路面无表情,不知是不是被认作不良少年了。回来之后发现腿一点也不累,倒是胳膊抬不起来了,当时我就怀疑难道人的思维扭曲以后肌肉也会扭曲么?然后果然一夜无眠(话说我这辈子目前为止仅有的三四次失眠都因为同一个人啊),一大早撑着眼皮哑着嗓子强作笑脸去给OI讲课,中午回来嗓子直接快说不出话了。泡了个面,上床,居然还是睡不着,大FT。然后现在是晚上九点半,我窝在被窝胡乱敲一些话,等明天再发出来。

有的时候感觉挺无奈的。我自知自己的运气(我们行话叫RP)从来都不好,摊上了大妈的运气,却没人家的实力,也没有炮姐或是INDEX来安慰一下(上面一段为宅男吐槽,看不懂请无视)。生活中RP不好,我可以在做计划时就预备好最坏情况;比赛中RP不好,我可以用平时加倍的努力来弥补;感情这事上RP不好,我是真没有办法了,这种不是只靠努力就能完成的任务,这种成功与失败都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事情,我貌似经常都是完败的。

尽管这样,我还是情愿相信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个人的努力应该会有一点作用。所以我想请路过的各位对我点评一下,如果您是从网络上认识我的,那么从我在blog、论坛、QQ群或者无论什么地方的表现来看,我是会给人怎样印象的一个人,我有哪些地方应该做出改进;如果您是在现实中认识我的人,那更要请评价一下,到底是什么使我一直被阻在爱情的门外。我觉得虽然爱情可遇而不可求,但我现在还是应该尽最大的努力完善自己,当我生命中的那个女孩出现时,我能比现在更好。如果让我给现在的自己打分的话,我大概会打65,也就是比及格稍好一点。希望到那时,我可以自信地给自己打出80以上。前些天在淘宝上买了两件衣服,先希望能改变一下nerd的形象吧(不过还是没经验,买得有点小了)。

在这之前,我想我还是应该更专注眼前的事。其实生活中并不缺少幸福,只是我之前完全疏于感受。幸福未必非要两个人卿卿我我,幸福可以是思考算法题时绞尽脑汁后的灵光一闪,幸福可以是用想象沿着阿西莫夫的笔端到银河系的尽头神游,幸福可以是去实验室的路上从敬业湖面上吹来的带着腥味的暖暖微风,幸福可以是突然发现学四下面居然有卖Shana爱吃的菠萝包(上面一句为宅男吐槽,看不懂请无视)。幸福可以是食堂师傅多打的半勺菜,可以是对面女生无意的一个笑,可以是天边可爱的两片云,可以是树上聒噪的一只鸟……话说,写到这里忽然想强力推荐一个MV:The Day I Died

最后,再贴一遍这首很喜欢的歌《Better Man》:

Send some one to love me, I need to rest in arms,
Keep me safe from harm, in pouring rain.

Give me endless summer, Lord I fear the cold.
Feel I’m getting old, before my time.

As my soul heals the shame, I will grow through this pain.
Lord I’m doing all I can, to be a better man.

[转载]告诉我,你还相信什么?

http://www.hecaitou.com/blogs/hecaitou/archives/134357.aspx

先摘抄几句:

选择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美好,还有坚持,还有爱情,还有价值判断,比否定它们的存在,否定它们的意义要艰难得多。这意味着你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可能要失望,可能因为这种相信而头破血流。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相信,人们还会创建一点新东西出来,世界还会因此而前进一点点。

我选择相信,选择不去看透世事,选择不那么世故老成。我愿意相信还有所谓底线,相信还有所谓坚持,相信还有所谓价值,不相信一切都是由金钱和权力所决定。给我一面水泥的墙,我也能看出枝蔓交错,鲜花盛放,看到有阳光从外面撒进来。

以下为全文

===========================================

Google要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走向了必然的决裂。网上一直有种腔调在不阴不阳的评论:真牛逼,就赶紧走一个给老子看看。它的另外一种表述是:别作秀了,谁他妈会相信一家商业公司不想赚钱?

怀着虚无主义的态度看待世事,这样的人初看起来一脸讨打相,但是仔细想下去,又觉得让人无限哀怜。这副嘴脸毫无疑问地天憎人厌,因为它本身是装逼的一种。在中国社会里,没有什么比“老子什么没见过,老子什么不知道”的态度更让人讨厌的了。否定一切,怀疑一切,是抵达这种装逼范的最佳捷径。你甚至不需要任何背景知识,只需要否定任何一个命题的价值,就可以平地冉冉升起,变作一头鲍鱼状。

它廉价,但是非常有效,随时都可以让你抄起袖管,站在一边说上两句淡话,把所有德行、价值观一举粉碎,落上“我不相信”的提款。我说这种想法和做派值得哀怜,是因为它属于奴隶的哲学。因为奴隶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他受苦受难的命运。在这种无法逃脱的痛苦中,选择否定一切,其实很大程度上减免了由于相信什么、希望什么所带来的更大的痛苦。痛苦既已无法避免,不如选择麻木冷漠。麻木冷漠的功效就在于提高抗击打能力,不用再承担失望的风险。而且,似乎自己每料必中,在这世界上活着的同时起码有那么一点引以为傲的判断能力,显得卓尔不群。

做这样的选择,背后还是在乎自己,还爱自己,怕自己受了伤害。也正因为这样,修这一门易学难精。粉碎了世界之后,要不要粉碎你自己呢?因为爱,所以最后对自己下不去手。而一旦保留了自己,就不得究竟,像个半路出家的和尚。按照这个理路出发,最后一个人会变得非常卑污而下贱。因为全世界都没有意义,但 是又爱自己,那么这个奴隶最后会用奴隶主的鞭子作为人生指南,承认鞭影下的人生具有完全的合理性。被鞭笞,是命运的必然。幸运逃脱,那就是幸福。幸福就是 苟活,而没有更多一点别的追求。你猜,谁最喜欢虚无主义?谁又在其中汲取了近乎无限的力量?

选择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美好,还有坚持,还有爱情,还有价值判断,比否定它们的存在,否定它们的意义要艰难得多。这意味着你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可能要失望,可能因为这种相信而头破血流。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相信,人们还会创建一点新东西出来,世界还会因此而前进一点点。在一无所有的年代里,人们还会用盛了开水的搪瓷口缸熨平衣领,于是一个社会可以从一无所有演进到繁荣富足。相反的,在应有尽有的时代里,很多人却过得好像没有明天一样,夜不成寐,食不甘味,在精神上贫瘠得像个乞丐。

我选择相信,选择不去看透世事,选择不那么世故老成。我愿意相信还有所谓底线,相信还有所谓坚持,相信还有所谓价值,不相信一切都是由金钱和权力所决定。给我一面水泥的墙,我也能看出枝蔓交错,鲜花盛放,看到有阳光从外面撒进来。而说到你,哪怕给了你整个世界,你也只能看到深渊洞开,自己在无止尽地下落。不过恭喜你,一切正如你所预料,你答对了,加十分!请继续向下俯冲吧!

关键字

上一篇是说相声,这回认真的评论一下。

诸公反对Google的一条有力依据是:不止中国,其他很多地方都存在内容审查。这一点并不奇怪,尽管其他地方的这些审查也每每引起民众的抗议。但我们可以承认有些内容确实是不适合部分人看到的,不然Google就不会蛋疼地推出什么Safesearch for Kids了。关键是别的地方的审查和我们的审查有些不同。

我们的关键字的问题在于,你不知道哪些词是关键字。我们的内容审查的问题在于,你不知道什么内容该被审查。Google不守法的问题在于,人家不知道该守哪条法。

“有关部门”、“相关法律”,看到这种有中国特色的词我就想起那个“任意键在哪儿?”的笑话,不知道那些死脑筋的老外有没有去找一个叫“有关”的部门。没有任何一个具有法律效力文件指明了应该屏蔽的内容、列出了应该禁止的关键字。关键字的增删(如果有删的话)只在某个领导的一念之间,网监员一个电话过来,那些内容就应该统统消失。一切按“有关法律”规定,一切交“有关部门”处理,你要是问有关法律是啥啊,人家说:能看的就看,不能看的就别看!你个小小屁民敢不老实么?

屁民屁站长们老实了,可惜帝国主义来的那帮洋鬼子不懂这一套,这种含蓄的艺术恐怕只有中国人能理解吧,即便如乔治.奥威尔般犀利的也没预料到。在《1984》里,真理部有人专门负责编纂“新话”词典,也就是说规定人们可以说哪些词,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把过时的可以引起自由思想的词废弃掉。在这个方面,我们比老大哥的做法更聪明,不告诉你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自己边阉边试去。于是谷歌瞪着大惑不解的眼睛灰溜溜跑了,于是我们学会了河蟹、水产、洪秀全开的公司,于是我们学会了程序代码里的标志变量不能写flg、求最大公约数不能叫gcd,学会了二十四口交换机和江阴毛纺织厂,于是我们热衷于谈论春哥凤姐这门那门。我们习惯了绕开关键字,习惯了不谈敏感问题,我们渐渐发现自己上网不再那么经常地撞墙了,我们在论坛上发文不再那么经常“可能含有敏感词”了,因为,久而久之,墙已经筑在心里了。

ps. 我觉得有比绿坝更值得做的事,就是开发一个官方的Validator,类似W3C的这种,不过我们不是检验文档是否符合HTML或XHTML标准,而是检验是否符合河蟹标准。对于符合标准的网站,在网页下方加一个图标,对于不符合标准的,gov有随时取缔的权利。因为关键字是按照科学的发展观在增加的,我们要求网站必须定期复查,随时清理。这样既不必暴露关键字的内容,又为内容审查提供了合理依据,何乐而不为?

再ps,本人为熟练码农,正在找工作,如果有人接下了这个项目,请务必让我去打工,每天5毛工资即可。

讲段小时候的事

我家住在一个工厂的职工家属大院里,小时候一大帮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经常在一起玩。在我们这些人里面,有一个孩子比我们大好几岁,长得又高又壮,我们都得喊他老大,有什么好东西都得先孝敬他,有什么好事情都得先感谢他。他看谁不顺眼就经常骂几句踹两脚,因为我们打不过他,谁也不敢吭声,甚至还得在一旁叫好。不过老大也并不一直是这样,有时心情好了还是挺和善的。虽然也经常有人心里犯嘀咕,觉得这个老大不怎么样,但是据说是他保卫了我们的正常生活,而且据说以前的老大特别凶狠霸道,还有外面的更狠的老大们总来找麻烦,是我们现在这个老大把他们全都赶跑了,我们才有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想到这些,我们就觉得我们为他做些事,偶尔被他欺负一下,这些也都是理所当然的了。

一开始的时候大院的门关得死死的,我们只能自己跟自己玩,虽然有点乏味,不过也这么过来了。后来有一天老大来了兴致,把门打开了一点,于是就有一些外面的野孩子跑了进来,我们也有一些胆子大的跑了出去,老大也并没有怎么管。外面的孩子们带来了很多新鲜的玩意儿,我们里面跑出去的也回来给我们讲外面的花花世界,我们一下子觉得原来生活可以这么好玩啊,也更加对开门的老大感恩戴德了。

前面说到院子跑进来一些野孩子,这些野孩子长得跟我们有点不一样,都是些白皮肤蓝眼珠的,嘴里还偶尔冒出些我们听不懂的新词,什么democracy啊,什么human rights啊之类的。我们听得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不过老大似乎是明白的,但是他好像很不喜欢这些词,每次听到这些就呵斥那些野孩子,不给我们解释这些词是什么意思,也不许我们讲这些词。大部分孩子一看老大生气了就不敢折腾了,但是总有那些不太安分的,非得弄明白不可。后来不知道弄明白没有,也许是弄明白了吧,然后他们居然还纠集几个人要跟老大谈判,结果被老大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我觉得他们真是傻,被那些野孩子忽悠得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不过其实还是挺佩服他们的,要是换我我可不敢。

老大发威以后,我们剩下的孩子自然是大气都不敢出了,那些野孩子也安分了很多。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段时间,忽然有一天外面带来了一个新玩意叫“电话”,用这个玩意可以非常方便地跟别的孩子联系。(这里插一句嘴,以前我们要联系都要通过写信的,很慢又不方便,而且信箱就在老大家门口,所以谁跟谁说了什么东西他都知道,有些话老大觉得你不能说,就直接把你教训一顿。)现在有了这个电话,每个人家里拉一条线,谁跟谁都可以直接说话,也不用经过老大审查了,甚至可以直接跟大院外边的人们联系。不过老大也没闲着,很快研究出了新的方法,在院子周围加了一圈信号过滤设备组成的围墙,如果你说的话里面有他觉得不合适的东西,通话直接就被掐断了。但是这回老大的方法不是完全管用了,有些人偷偷用了各种办法绕过了围墙,当然大部分人还是很听话的,老大说不让听就不听呗。很不幸,这回我属于不老实的那一小撮,通过种种手段绕过过滤以后,我终于大概明白了那几个词是啥意思,原来外面的老大不都和我们的老大一样,外面的孩子们有很多玩着和我们很不一样的游戏,那是我们很难理解的游戏,就像他们也很难理解我们一样。在他们的游戏里好像老大是挺憋屈的一个角色,甚至几乎就没谁算得上老大,怪不得我们老大不想让我们知道呢,呵呵。不过,虽然我知道了这些,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或者能做什么。虽然比起外面的孩子来,我们玩得不是很爽,但也并没有乏味到不能忍受,而且老大的拳头实在是可怕得很,不到万不得已我可不想挨。

前面说过自从开门以后就经常有外面的野孩子跑进来,现在大院里的野孩子更是已经非常多了。这些野孩子基本上是很老实的,每次只是把新鲜好玩的游戏给我们玩,作为回报我们也给他们一些自己特产的好东西。老大对他们一般是和和气气的,他们也从来不提会惹老大不高兴的事情,只有一个野孩子除外。

这个野孩子来我们大院没多久,从头到脚透着一股桀骜之气,还有一股天下舍我其谁的劲头。我想他的信心是有道理的,他带给我们的游戏确实和以往的那些很不一样,好玩耐玩得多,而且居然大部分是让我们白玩的,这一下也逼得其他孩子不得不提高自己游戏的质量并降低要求的回报,我们这些普通孩子自然是得了便宜非常高兴。这个野孩子好像是叫古什么什么,后来我们院里都尊称他古哥。

古哥貌似自视甚高,对别的野孩子都不拿正眼瞧,也不像别的野孩子那样对我们老大毕恭毕敬,但是对我们却非常和善,变着法的让我们玩得开心,这也让我们更喜欢他了。不过显然老大并不喜欢他,有时候会故意给他点难堪,还经常放一些口风出来说,古哥其实是外面一个非常狠的超级老大的手下,那个超级老大厉害到可以把我们老大轻松揍趴下,古哥是超级老大派来挑拔我们的,我们一定要小心他们的阴谋。院里的很多孩子还是很信任老大的话的,于是很多人就有意无意地对古哥疏远了一些,古哥虽然无奈但也没办法。当然也有很多本来就对老大不太满意的,像我这样的,还是很挺古哥的。

突然有一天,古哥和老大吵起来了,这在大院里可是不得了的大事。我印象里已经很久很久没人敢跟老大顶撞了,最近的一次还是很久以前几个傻孩子聚集起来要谈判那回。这回看到有人敢找老大的麻烦,不知怎么的我心里竟然很兴奋,甚至觉得是一直在期待这么一天。吵架的原因,据古哥说是老大的要求太过分了,古哥主要干的事就是搜集外面的各种消息然后整理好了提供给我们,但是有些消息老大不想让我们知道,结果在这个问题上两人矛盾越来越大,终于闹崩了。老大说自己的要求是很合理的,在这个大院里你们这些野孩子都得听话,不要以为你有个超级老大撑着就可以胡来。下面的孩子们也议论纷纷,有人支持古哥,说我们有权利知道所有消息;有人支持老大,说这就是古哥和那个超级老大串通好的阴谋,古哥根本就不像他说的一样是为我们好。

这个事情到目前为止的结果是,古哥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不过好像还不想彻底一走了之,于是搬到了大院边上一个小屋里落脚,那里说起来也是老大的地盘,但老大在那里管不了那么严。超级老大那边还没有表态,不知道事情将如何发展。

要说作为一个普通孩子的我看法,我是支持古哥的,我支持他是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终于出现了一个敢向老大挑战的人,无论他是阴谋家还是慈善家,我们总需要这样的变化,游戏才能玩得下去。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在老大的看管下日复一日地无知和愚昧下去。有人说,因为我们还很无知,所以不能什么都让我们知道,不然会出乱子,但我觉得恰恰是不让我们知道,才导致我们无知。所以我不接受这个倒果为因的解释,我不想在一段时间以后,外面的孩子看我们的眼光,就像我们现在看东北角那个邻居院子里的孩子们一样。

jQuery Note

最近看的东西很飘逸,基本上是需要用到什么或者忽然想起什么来了就看一点,所以本blog的内容可能突然从Web编程跳到Linux内核,勿惊。

jQuery是个JavaScript的库,以前只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前段时间一直在裸写JS,倒腾那一坨DOM树还有AJAX,发现直接写JS果然既累而且写出来的东西不漂亮,然后发现jQuery果然强大。按照别人的总结,主要强大之处有如下几点:一是定位DOM元素很方便,支持XPATH、各种版本的CSS,还有它自己定义的一些选择符等等方式;二是隐式迭代技术,每个查找返回的都是一个集合,你无需显式地迭代遍历所有元素即可对全部元素进行操作,非常方便;三是对象的方法的返回值大都是这个对象本身,于是可以采用一种chaining的写法,就像xxx().yyy().zzz()这样,一行完成很多事,节省代码;另外据说的优点是长度比较短、跨浏览器支持做得好等等等等。

jQuery的主要功能分为几大部分:
1. 比原始js更方便灵活的DOM元素操作
2. 比原始js更方便清晰的事件处理(几乎可以在不改动任何HTML代码的条件下完成所有事)
3. 实现漂亮的动态效果
4. 封装好的AJ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