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转载

[转载]我的民主自由观

不好意思,我又转载了。原文在此:http://buchimifan.com/post/563.html

==============================================

一位署名lzh的网友在我批评RFA的博客文章下面留言如下:

什么叫民主?中国现在有多少人真正有多少人了解民主?中国有民主的传统吗?罗马不是一天建起来的,中国现在绝大部分都是农民,他们需要的不是民主,民主给他们带不来生活上的富足,几千年的专职,他们也不懂什么是民主,需要很长的时间建立民主,何况民主需要我们中国人共同努力,我不知道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很多人都愿意跟着国外的媒体跑,整天炮轰自己的国家,却不知道为自己的国家做一点事情,哪怕一点点对民主有利的事情也好。

我要说的是,那篇批评RFA的文章是就新闻业务问题进行探讨,而非否定RFA的价值观,恰恰相反,我是这类敌台的常年听众,他们在新闻制作上发生不严谨的现象,我痛彻心肺,希望他们改进。我认为,尤其作为一家以传播民主自由理念为主旨的媒体,RFA更应该做到专业及一定程度的客观、公正。

而至于lzh提及的民主问题,我完全不同意他的观点,不过,他的观点在中国有相当大的代表性,特做如下回复:

1.大多数民众不必去了解民主在学理上的定义,在西方民主国家,普通民众也不一定能说出关于民主的名词解释,因为这大可不必。而且,什么叫真正了解民主呢,这是一个典型的逻辑陷阱——你不知道什么是民主,你不了解民主,你们国家没有民主传统,于是,你们不配民主,这很荒唐。连温家宝总理都在讲民主是普世价值,普世的意思是,不分阶级,不分国家,这是全人类应该共同遵守的,因为民主体系是一种最大程度保护基本人权的制度,它一定不是完美的制度,但它肯定比专制或集权好得多。中国农民不需要民主,那他们就只能任凭别人侵占土地?他们的冤屈就理所应当得不到申诉的机会?——没有民主的护航,连宪法都是一纸空文,更何谈其它?反观专制就能给农民带来富足吗?仅以上世纪的中国专制时期而言,无论民国年间还是六、七十年代,农民的日子苦不堪言。没有制度的保障,人民(不仅农民)只能盼着明君驾临,可我们都知道,中国历史上,明君是多么的罕见。中国人只能把自己的命运压给轮番登场的皇帝,它是大独裁者还是明君,这要看你的运气。

2.罗马不是一天建起来的,是没错。但是,不是坐在专制的土堆上发呆,民主就会自然到来。中国的民主体系确实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的,但关键在于,如果你都认为民主对中国(农民)是个坏东西,那还建它干啥?这是自相矛盾。

3.国家及其政府就是用来炮轰的。在我眼里,国家是个空洞的概念。我很厌烦所谓的爱国主义,我必须指出,我不爱任何一个国家,包括中国。我也没什么可为这个国家自豪的。我生活在地球上,碰巧生在这片土地上了,我在这里尽自己的本分,为自己活着而努力,如此而已。至于政府,它是人民选出来为人民服务的,人民炮轰它,目的是为了让它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这更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你所说的炮轰国家而不做事情的现象,你不觉得他们炮轰国家本身就是在为这个国家做事吗?尤其是为这个国家的民主未来做着努力吗?哪怕他们的观点很极端,甚至惹人生厌。

4.为什么很多人都愿意跟着国外的媒体跑?你难道不知道答案?那你得好好学英文了,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同样可以参考另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人往美国、加拿大跑。)西方媒体当然有缺憾,有时甚至还有硬伤,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比贵国的《人民日报》、CCTV要接近真实很多很多。我承认,中国媒体在不断改善,这些年的进步很大,尤其是有了互联网之后。但还差很远很远,现在是进一步、退两步,归根结底还是没有民主体系的护卫。碰上自由派占上风,就进了一步,反之,就会大倒退。我们只能盼着自由派的明君管理媒体?这么个盼法,早晚要判瞎了你的眼睛,媒体的公正时代也不见得会来临。

5.每一个在田地里耕耘的农民,每一个在写字楼里出入的白领,他们都是在为这个国家做事情,他们每天做着最实际的工作,然后按月缴税。为国家做事情,从来不是听从一声号令,参加爱国红心或抵制法货行动,那玩意一点意义也没有。为国家做事情更不是对这个国家的顽症视而不见,有意遮掩,反而是大胆直言,奋力炮轰。当然,中国现在肯定有游手好闲的人,他们可能真的没为自己进而为这个国家做什么事情,但他们肯定是少数,而不是你说的“很多”。而一个公民纳了税了,质问或炮轰自己的税钱被人糟蹋了,这更是天经地义的。

6.我素来对政治游戏毫无兴趣,但既然生来为人,我就得知道一些最起码的常识,独立思考后,作出自己的判断。我对左愤和右愤同样反感,因为吵来吵去的声音里,缺乏理性的声音。但这不能阻挡我对民主制度的无限向往,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没有对专制制度的反思,没有对民主价值一定程度的认同,中国这三十年的变化是不可能发生的。

7.我不知道你的年龄, 如果你是七零后或八零后,年纪轻轻的,多读些书吧,多了解一些中国现实社会的悲哀吧,尤其是中国农民的现状,我推荐你读《中国农民调查》。当然,也可以多了解一下自由世界的美好吧,这个推荐你读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

[转载]论无聊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1d6f680100caix.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1d6f680100cdm6.html

好像曾经说过,我一般不转载东西,如果我转载了什么,那就是我认为非转不可,不转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这次不转全文,且摘抄几段:

愈是心中老悬着一个遥远目的地的旅客,愈不耐旅途的漫长,容易百无聊赖。由此可见,无聊生于目的与过程的分离,乃是一种对过程疏远和隔膜的心境。孩子或者像孩子一样单纯的人,目的意识淡薄,沉浸在过程中,过程和目的浑然不分,他们能够随遇而安,即事起兴,不易感到无聊。商人或者像商人一样精明的人,有非常明确实际的目的,以此指导行动,规划过程,目的与过程丝丝相扣,他们能够聚精会神,分秒必争,也不易感到无聊。怕就怕既失去了孩子的单纯,又不肯学商人的精明,目的意识强烈却并无明确实际的目的,有所追求但所求不是太缥缈就是太模糊。“我只是想要,但不知道究竟想要什么。”这种心境是滋生无聊的温床。心中弥漫着一团空虚,无物可以填充。凡到手的一切都不是想要的,于是难免无聊了。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是我们的全部所有。谁都不愿意时间飞速流逝,一下子就到达生命的终点。可是大家似乎又都在“消磨”时间,也就是说,想办法把时间打发掉。如此宝贵的时间似乎又是一个极其可怕的东西,因而人们要用种种娱乐、闲谈、杂务隔开自己与时间,使自己不至于直接面对这空无所有而又确实在流逝着的时间。

生命太短暂了,太珍贵了,无论用它来做什么都有点可惜。总想做最有意义的事,足以使人不虚此生、死而无恨的事,却没有一件事堪当此重责。但是,人活着总得做点什么。于是.我们便做着种种微不足道的事。

如果消遣也不能解除你的无聊,你就有点儿深刻了。

如果说颓废是听天由命地接受无意义,悲壮是慷慨激昂地反抗无意义,那么,厌倦则是一种既不肯接受、又不想反抗的心态。颓废者是奴隶,悲壮者是英雄,厌倦者是那种既不愿做奴隶、又无心当英雄的人,那种骄傲得做不成奴隶、又懒惰得当不了英雄的人。